智库百人会运作时】 【自动驾驶车辆已安全行驶26000公】 【 12时许】 【来自长沙市房产研究中心数据显示
当前位置: 主页 > 电位器 >

智库百人会运作时

时间:2020-07-23 19:4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报告所依据的数据资料不是通过传统的民意调查来获取,而是通过网络来完成,马洪基金会的官方网站就是政府工作民间评价网;而评价和发表意见的主体也不是主流的研究机构、社会团体,而是活跃在网络上的网民、民间智库和民间专家学者。”李罗力说。 吴君亮也

“报告所依据的数据资料不是通过传统的民意调查来获取,而是通过网络来完成,马洪基金会的官方网站就是政府工作民间评价网;而评价和发表意见的主体也不是主流的研究机构、社会团体,而是活跃在网络上的网民、民间智库和民间专家学者。”李罗力说。

吴君亮也认为“要有专业严谨的态度”,“政府是覆盖方方面面的,哪怕从几个小的角度都比夸夸其谈,泛泛去谈要好很多。如果没有专业的态度,没有科学的方法,要做到客观性和公正性就比较难”。此外,他同时提醒,民间评议要与政府的利益分开,以保持独立性。

2004年,政经观察网站“因特虎”创始人黄东和(圈内人称老亨)邀请呙中校和网络意见红人金心异加盟,并每年推出“深圳报告”,使深圳因此成了中国内地唯一诞生民间版蓝皮书的城市,后来三人被称为“深圳网络三剑客”。

“在很多人看来,好像一搞民间评价就形成了跟政府的对立,不喜欢‘民间’这个词。但我认为‘民间’实际上就是一种社会公众对政府工作的监督、评价和建议,希望这种评议能常态性和系统性。”

中国申请预算公开第一人吴君亮、深圳“网络三剑客”中的因特虎网站创始人“老亨”和民间政经观察者金心异、深圳市原市长郑良玉、深圳市原市委常委邵汉青以及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学者和各路网络意见红人均汇聚于此,而他们的目的都是参加一个名为“政府工作民间评价”的论坛。

“民间意见未必都准确,但必须得到尊重。面对民间的一些看法和建议,对的采纳,不对的解释清楚,同样是一种良性互动。最怕的是有意回避或不予理睬,这不仅会打击公众参与政策决策的积极性,也容易因沟通不畅造成一些不必要的心结。”论坛结束后,多位民间人士呼吁,别让民间评议政府成为一头热的“独角戏”。

“从今年开始,深圳不仅每年有‘政府工作报告’,还将有‘政府工作民间评价报告’。”

而近年依托因特虎网站的线下活动“sz—talk”双周沙龙,在第三期沙龙上,因深圳市副市长唐杰以及市发改委、办公厅部分负责人,都与会听取了意见,也一度为坊间所乐道。

“其实,官方并非忽略民间沙龙的存在,个别沙龙讨论的话题,正是官方有意就某个热点问题听取民间建议,遂委托我们来组织的。”沙龙的工作人员南云楼说,但他也承认,不论是以个人身份还是代表官方声音出席沙龙的都不多。

但与内部评议不同,民间的评议更需要来自官方的呼应,以保持热情。这一点在现实中已多次证实:

“公众力”咨询机构创始人范军:评议会强调全过程,事前要酝酿,事中要对话,事后要总结。

上周六下午,深圳市综合开发研究院副理事长、民间研究机构马洪经济研究发展基金会理事长李罗力在“政府工作民间评价论坛”上发布了这一消息,同时宣布将成立集合深圳各行各业智者和专才精英的纯公益组织“智库百人会”,建全市首个“智愿者”平台。

范军坦言,资金一直是“sz—talk”双周沙龙这类民间意见活动的“拦路虎”,导致活动时有中断,持续性不好,“很多时候都是自掏腰包在做”。

“从中央到地方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少有第三方的监督和社会评价,基本上是政府自说自话”

“一方面,政府工作报告缺乏第三方的监督和社会评价;另一方面,深圳民间思维活跃,但迄今为止还没有一家主流机构对散乱纷繁的观点进行系统化的梳理。”李罗力说,智库成员将不仅为报告提供智力支撑,还将对深圳社会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提出建设性建议。据悉,该组织首份评价报告将于年底发布。

与以往给政府提交建议多由研究结构、专家学者来完成不同,李罗力这次计划把活跃在深圳各行各业一线的专才精英、社会贤达调动起来,建立起一个“智愿者”平台,让他们成为政府评价工作的主要支撑点。

“这几年,通过和政府的互动,我们在成长,政府也在成长。刚开始他们可能还有点担心,但后来和很多官员沟通,他们发现这并不是可怕的事,也不是要添乱。”范军说。

也正是在这年7月,由因特虎和“公众力”联手打造的线下实体活动“sz—talk”双周沙龙持续至今,“双周沙龙”依托因特虎资源,定期召集深圳民间意见领袖,围绕与深圳相关的公共话题进行讨论,已经举办了36期。“我们希望把沙龙打造成深圳民间思想话语平台、政府决策民意咨询平台、公共政策民间评价平台。”该活动总召集人金心异说。

而作为总召集人,该基金会理事长李罗力曾经的深圳市府办副主任和市委副秘书长履职经历和官员身份,以及现在的综合开发研究员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等多重身份,也能更好地拿捏官民之间的平衡点。

郑良玉也提出同样的问题,“如何保证民间评价的客观性和公正性,真正有益于政府进步和提高,而不是起到相反的作用?”他认为,民间对政府工作开展评价还有很多困难需要面对。

深圳市原市委常委邵汉青:评价一定要建立在研究的基础上,不是说我发表意见就完事了,这个意见必须是基于研究,有充分的理由来说明问题。

“评议会强调全过程,事前要酝酿,事中要对话,事后要总结。”范军说。

2002年,深圳网友“我为伊狂”呙中校发表《深圳,你被谁抛弃?》一文,最终在媒体撮合下被时任深圳市市长于幼军会见,这立即成为网络公民崛起的标志性事件,此后深圳民间声音与日俱增,涌现出一批本职各异但都关心政经的民间观察者,他们多次成为市委市政府、甚至国务院调研团队的座上宾,许多意见被采纳,甚至写进《政府工作报告》中。

李罗力认为,当下已进入新时期的改革开放,政府改革既包括政府职能、管理体制改革,也有运行机制的改革。除了自身完善提高外,一个重要方面正是来自于社会。“不仅仅是监督或评价,对政府工作提出建设性的、理性的建议和意见是一个根本出发点。同时,也可以更好地鼓励和支持公众来参与政府决策,从而使决策更加贴近实际和民众需要”。

记者注意到,为了保证吸纳到真正有建设性的意见,拟成立的“智库百人会”规定入会者必须是具有本领域专业知识、专业才能和第一线工作的丰富经验,且对本领域的社会发展有深刻和理性的理解,能够对本领域存在的社会问题进行深度分析,提出解决问题的思路和可操作性的人。

目前,评议政府的绩效主要有两种方式,一是政府部门内部的评议,即在同级政府部门之间、上下级之间进行;另一种就是由外部中立的社会组织实施的评议。前者必不可少,后者则更显客观公正。专家认为,绩效评价由内部走向外部,从操作层面体现了纳税人的意识,为公民参政议政找到了一个更佳的切入点。作用上,多元评估也可以弥补单一政府绩效评估的不足。

不过,“‘民议官’究竟如何保证客观性和公正性?如何保证评价是真正有益政府进步,而不是起到相反的作用?”等评议“红线”问题再次成为热议焦点。中国申请预算公开第一人吴君亮认为,“民议官”要避免过多的宣泄情绪,应客观地来看待政府。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我国就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推行政府部门的目标责任制,并以绩效考核作为政府内部管理控制的手段。但由于并没有脱离内部评议的模式,这种自上而下的考核局限性日益凸显,呼唤改变这一单一模式的声音越来越多。

范军透露,今年年底依托“智库百人会”完成的《政府工作民间评价报告》,将聚焦深圳市、广东省和中央政府的三份政府工作报告。报告将针对当年政府工作成效进行评价,比如政府工作报告当年列举的主要任务是否完成,主要承诺是否兑现,看看在哪些方面群众比较满意,在哪些方面不满意。

“希望大家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论坛。我们不是聚集一些人来发泄情绪、表达不满,也不是指责这个或那个。”李罗力说,成立“智库百人会”,做论坛和民间评议报告的本意是实实在在做些事,只要能从某一个侧面推进了政府工作都可以。“我们这里没有意见领袖,就是专业人士和社会贤达,不要有情绪,也不要很偏激的观点。需要的是平心静气、抛弃利益的思考,客观公正来帮助政府做事情。”

不过,一些活跃的民间人士直言,对政府工作民间评价的“黄金时代”还是2004至2007年间。笔者也曾多次参加“sz—talk”双周沙龙,发现尽管其话题紧扣深圳政经和民生热点,且每次出席的民间人士和专家都很多,以至于3小时左右一场的沙龙经常延时,但到场的官员大部分时间寥寥,且后续回应和互动较少。

“基金会今后主要方向就是评议政府工作。”谈及民间评议政府的目的,李罗力直言,从中央到地方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少有第三方的监督和社会评价,“基本上是政府自说自话”。“政府工作报告是一份法律文件,意味着市政府和市民的一份契约。”金心异认为,这份契约目前来说缺少总结和责任追究,对问题往往轻描淡写。

上周六下午,被外界称为“中国脑库”的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大厦里聚集了一些坊间熟悉的身影:

2006年,原本是体制内人的范军辞职,成立了名为“公众力”的咨询机构。2010年,“公众力”发布了全国首份《政府工作民间报告》,并在同年5月21日市委书记王荣主持的《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市民座谈会上,引起官方重视。

“其实我们这个政府工作民间评价活动就是吸取了‘公众力’之前探索的智慧。”李罗力对此并不讳言。而范军对于马洪基金会的介入也十分乐见,“如果说我们之前的《政府工作民间报告》是草根版,那么今年的这份无疑是升级版”。

邵汉青则特别提到了“评议政府的科学性”——“这样一个评价一定要建立在研究的基础上,不是说我发表意见就完事了,这个意见必须是基于研究的,有充分的理由来说明问题。”

中国申请预算公开第一人吴君亮:民间评议要有专业严谨的态度。同时,要与政府的利益分开,以保持独立性。

论坛由综合开发研究院、“公众力”等民间机构举办,同时成立的“智库百人会”则由马洪经济研究发展基金会发起,启动资金来源于马洪所获的“首届中国经济学杰出贡献奖”奖金。

“如果说我们之前的《政府工作民间报告》是草根版,那么今年的这份《政府工作民间报告》无疑是升级版”

“民间评议政府”如何有生命力,除了资金,更在于其言论。“由于文化水平等因素的参差不齐且几乎没有门槛,确实有一些民间人士发言时比较偏激,有的则个人情绪色彩较重。”一位长期关注民间意见活动的媒体人私下坦言,曾旁听过一些沙龙,但回去甚至因牢骚多,建设性意见少而“无法成稿”。

自2002年,网友“我为伊狂”呙中校发表《深圳,你被谁抛弃?》一文,引发全面大讨论后,并最终被时任深圳市市长于幼军会见,成为网络公民崛起的标志性事件后,深圳网络声音便迅速频繁起来,民间意见领袖数量也与日俱增。

据悉,“智库百人会”运作时,根据划分的各领域,形成不同界别专门分会,包括城市远见、产业经济、文化创意、健康医疗、公共安全、教育发展、环境保护、金融投资、社会建设、公共管理等十个方面。除了开展政府工作民间评价外,智库每个成员每年还必须通过网站至少发表3条以上政策建议,如果一年之内完不成,将自动退出。

深圳市原市长郑良玉认为这一平台的搭建是个创新,“目前在网络上,民间的思维异常活跃,但同时也极其需要对网络信息进行系统的梳理和引导,以形成一种正能量的作用。”

“马洪基金会是2011年底由综合开发研究院发起成立的,这为活动的持续性带来保障,也更为正规和有公信力。”一位与会者表示,这是近几年来,深圳同类民间意见活动中规格较高的一次。

“我觉得是两方面,一方面政府一定要给民间一个环境,与民间保持一个平等的地位,允许人家讲真话;另一方面民间也要创造一个好的议政环境,要把情绪拿出去,客观地来看待政府。”中国申请预算公开第一人吴君亮说。

(责任编辑:admin)